糖厂出刀片

糖,需要自产。

铠原来是那么沉稳和令人恐怖的存在。

铠皇旅行团走了啊!
目的地:海都!!!!!

总感觉铠会为了诅咒的终结离开长城守卫军……

好中二的名字啊……
再中二我也买

有了位移舒坦,不管怎样你君主永远是你君主。

阿季……
乖,我在忙等一会儿……
(过一会儿)阿季……(拉了拉衣角)
快好了,耐心点小家伙(揉一把耳朵)
唔……阿季我不要礼物了好吗……
……可都快做好了……
我要阿季陪我玩……你好久没陪我玩捉迷藏了(拉拉衣角)好吗……(耷拉耳朵)
好好好(抱起来)听你的小老虎
阿季!!(死死抱住)
我可爱的小老虎(亲上额头)


“阿季,你躲哪里了,出来好不好……”
  看着墓碑
“我想抱抱你……”

只是记个梗

狼人邦收养小虎崽信信
小老虎什么的软软的萌萌的最tm可爱

总之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帅气捣蛋鬼会有守约和铠……_(┐「ε:)_原谅我私心

脑洞而已

占tag歉。     突然想写星际信邦
为什么邦邦不能是纯情?他辣么可爱的一个仓鼠球,史上最可爱的皇帝,星际里只想打打劫搞搞小事情一不小心把组织搞大了然后就劫财刚执行完任务的逐梦之影信信最后邦邦人反被劫。

  活动了一下反在背后的手腕,被人推进小黑房子。
  “敢问阁下把我这个眼里只有塔的人绑过来做些什么”
  刘邦翘着二郎腿摸了摸怀里的狼崽的毛打量打量这
个被劫的人,看了看电脑上的资料。
  “啊韩信……幻影之鲲……这什么狗资料看不懂!”受不了长篇文字的刘邦一把摔了电脑把狼崽吓得躲到张良脚边。
  刘邦站起身来一把撤掉韩信头上罩的黑布恶狠狠地盯着“我可是个星际海盗,反正值钱的都拿出来。”
  韩信睁眼仔仔细细端详刘邦
  这个海盗长得……c,真合我口味……
  娴熟地解开手铐,趁人没反应过来一把扛起眼前的身体。
“诶诶诶!这发展不对劲!”
  “没有不对劲的海盗先生”韩信摸了摸刘邦的屁股“我也是个海盗呢。只可惜我是个独来独往的海盗”然后躲开张良的阻拦在人们吃惊的表情下把刘邦带走了。
  “不不不 这发展不对劲,放我下来啊!韩信!混蛋!”
  结果换来韩信重重地打了一下屁股。
  “叫我老公,媳妇儿。”

总裁邦×街霸信(4)

ooc严重慎入
前文点鬼畜头像就不发链接了
有意见可以提出来的
正文走起→
 尽管身下是特制的皮毛坐垫,刘邦还是觉得屁股生疼甚至到麻的程度。

  城市和孤儿院的距离长达三个小时的车程。哪怕是目前最好的座驾也要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

  尽管如此,但他现在不敢动弹半分……

  刘邦低头轻轻地摸了摸怀里的蓝色头发,揉了揉软软的耳朵。

  韩信微缩着身子把身体重量全部交给刘邦,睡熟的小老虎毫无防备地把自己交给阿季,脸蛋微红地像个刚刚成熟的苹果,尾巴缩在身后不时摆动。

  刘邦把盖在韩信身上的西服往上拽了拽。

  这个样子完全不是一个小时前在车里乱蹦让开车的樊哙差点把车开进农田里的人了,毕竟是小孩子精力有限。当韩信玩累了揉着眼睛用黏黏的声音说出:阿季,我困了伸出手要抱抱,刘邦没有理由拒绝地抱住韩信有节奏地拍打小小的后背帮助他入眠,小老虎也很给力地快速进入了梦乡。

  刘邦看着小老虎可爱的睡颜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很可爱的一个孩子……”

  樊哙听到这句话差点一猛劲将油门踩到底直接飞出去。

  他的上司几年如一日,脸上总是冷的,从来没见他有任何表情,对人对事都一个态度。

  冰人一个。

  反正他也是从张副总裁那里听说过刘邦他初中因为车祸丧父丧母才变成这个样子……

  反正这个人不可能笑就对了。

  可现在……樊哙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人嘴角的笑。

  也许真像副总裁私下说的那样吧……他太需要家人了,所以才让硬逼着刘邦去领养一个孩子。

  “是啊邦哥,是挺可爱的。”樊哙刻意压低声音以免吵醒韩信。

  小老虎下意识往刘邦的怀里钻了钻,身体彻底放松了,尾巴也垂了下去不再摆动,他闻着自己刚刚熟悉的气味睡着。

  日子还长着呢小朋友……

  樊哙看着镜子。

  “樊哙,安心开车。”冷冷的声调突然在身后响起

  “是是我的大总裁”

  

  

总裁邦×街霸信(?)

先把刀子(?)发出来怎么样?
坑什么的慢慢填吧……
真的打了好几天……
前文链接戳评论吧
正文

韩信轻轻地蹲在床边,像张良一样,握住了刘邦的手。手感的冰凉让韩信猛地颤了一下,却又紧紧地拽住。

“阿季,别吓我。”平时爽朗声音现在格外沙哑,若是以前刘邦听到这样的声音,一定会先讽刺几句然后心疼地递给他一杯温水。可现在呢……

韩信想哭,却又拼命忍住。

然而白色病单上的刘邦却没有丝毫反应。

那双曾经让他安心的紫瞳此刻正安详的闭上,除了轻微的呼吸,韩信甚至感受不到阿季任何生命体质。

……

“刘邦……你疯了吗!快TM给老子起来!!”倏地,韩信的眼神变得凶狠,像是愤怒发狂的猛兽 ,狠狠地揪住刘邦的衣领,疯一把地吼道。

“装什么装!!你别以为我会相信……你这样的家伙怎么会死掉!怎么会!”眼泪抑制不住的,大颗大颗地滚落,从韩信眼瞳中滚落。温热的液体落在刘邦的脖颈。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软软的兽耳死死瘫在头上,没有因为韩信怒吼竖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韩信依旧发狂般的吼着,丝毫不顾及刘邦现在只是一名生命垂危的病人。握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刘邦的枕边,令轻柔的紫发轻轻颤动。

窗外,大片的雪花已经将世界变成一片银白。然而……这场雪,绝非那些童话里温顺和纯洁。相反,这是一场罕见的暴风雪。

夹杂着雪片的寒风不时地撞在玻璃上,像野兽的怒吼。

野兽的怒吼……是啊,但这雪在冰冷,此刻也没有韩信的心那般冰凉。

“刘邦———”无论他怎么喊叫,床上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反应。像个安静的睡美人。可是……

“季———”

“阿季———”韩信将头深深地埋在刘邦的胸膛,泪水打湿了曾经温暖的怀中。

此刻的韩信,没有防备、没有顾虑、没有狂躁,像个孩子一般,肆无忌惮地哭吼。

“睁开眼啊……阿季……”

往事在韩信脑海中回荡……可在他眼前的,却只是一具很快要冰凉的身体。

那是……阿季啊,是他的阿季啊……是他那个强大又温和的阿季,是他从小打心底里一直爱着的阿季啊……

为什么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为什么只有这时……他才会感到,失去刘邦的恐惧……

人生有太多太多为什么,可又有几个,会有答案。

现在的韩信只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孩子。

泪水几乎流尽,韩信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背后的伤口微微裂开透过绷带渗出血液……

但即便全身溃烂他也不愿放弃,倔强的待在刘邦身旁,不肯离去。心脏还未停止跳动,体温还未完全消失。绝不会……绝不会离开,绝不会离开他的阿季。

“阿季……求你了……”韩信发肿的眼中滚落的泪珠滴在了刘邦的脸上,滴在眼角上,顺着缝隙无声地流进了紧闭的眸中。“看我一眼好吗……

一眼也好啊……”

他的声音已经在颤抖,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

韩信抽泣着,却又倔强的抬起头,勉强挤出一丝悲凉的笑:“你不要……不要小老虎了吗……”

你不要……小老虎了吗……

倏地,窗外一声响雷划过,黑色的心率屏猛地被照亮。在那之上……那根原本几乎没有波动的生命线狠狠地跳跃起来。

“兔崽子……不哭……”

房间里响起了属于另一个人的声音。

却……十分微弱。

顿时,韩信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愣住了。仅仅是一秒之后,灰黄的脸上浮出了莫大的狂喜。

“阿季……阿季……你醒了……你醒了!!”然而,刚刚的激动还未过去……韩信亲眼看到,刘邦苍白的手缓缓举起,颤抖的浮上了韩信的脸庞。

那双如宝石般温暖和深沉的紫瞳,缓缓地出现在韩信眼前。

他现在激动的想哭。

他狠狠地扑在刘邦怀里,任由哭声传遍整个房间。

“兔崽子……你是我的骄傲……”韩信猛地抬头,刘邦正浅笑地看着他。“阿季……”韩信喃喃道,却惊恐地看到紫瞳一点点无力地合上。

“不……不要……良叔!!狐狸……”那巨大的恐惧再次袭上韩信的脑海,他恐慌着:“不要……阿季,你坚持住……求你……”他抽泣地喊道:“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你的……阿季……”

“我求你了……别走!!”

韩信疯一般的喊道。

耳朵骤然竖起。

但却见刘邦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意。

那种温暖的笑,让韩信发疯的情绪猛然冷静下来。

阿季,只这样对他笑过三次……

这时候,他看到刘邦的嘴唇微动。韩信紧紧地贴在刘邦脸庞,听着他的话。

他说。

“韩信……”

“我爱你。”

韩信,我爱你。

脸上的手轻轻地滑落,尽管他努力阻止,却也无尽于是。

阿季的身体在韩信的怀中一点点的变冷。

又是一道刺目的闪电划过,心率屏上的线条在那一刻……永远的停止了波动。

…………

韩信紧紧抱住怀里的身躯

这个爱他,他爱的人不在了……

就像他的父母一样不在了……

就在那一瞬间韩信体内的猛兽睁开沉睡已久的眼。

血瞳在闪烁。

“啊啊啊啊啊!!!”韩信仰天怒吼。

他要复仇,为了自己,为了被害死的父母,更是为了阿季。

泪水流淌下来,打在怀里人的脸上。

老虎的牙齿已然锋利。

猎杀的时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