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厂出刀片

糖,需要自产。

玄策新皮?后面那个拿大刀的是谁……
铠?新英雄?

友人新出的带铠爹玩了!
铠皇声音贼苏!!
p2惊恐请缓慢翻看

铠原来是那么沉稳和令人恐怖的存在。

铠皇旅行团走了啊!
目的地:海都!!!!!

总感觉铠会为了诅咒的终结离开长城守卫军……

好中二的名字啊……
再中二我也买

有了位移舒坦,不管怎样你君主永远是你君主。

阿季……
乖,我在忙等一会儿……
(过一会儿)阿季……(拉了拉衣角)
快好了,耐心点小家伙(揉一把耳朵)
唔……阿季我不要礼物了好吗……
……可都快做好了……
我要阿季陪我玩……你好久没陪我玩捉迷藏了(拉拉衣角)好吗……(耷拉耳朵)
好好好(抱起来)听你的小老虎
阿季!!(死死抱住)
我可爱的小老虎(亲上额头)


“阿季,你躲哪里了,出来好不好……”
  看着墓碑
“我想抱抱你……”

只是记个梗

狼人邦收养小虎崽信信
小老虎什么的软软的萌萌的最tm可爱

总之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帅气捣蛋鬼会有守约和铠……_(┐「ε:)_原谅我私心

脑洞而已

占tag歉。     突然想写星际信邦
为什么邦邦不能是纯情?他辣么可爱的一个仓鼠球,史上最可爱的皇帝,星际里只想打打劫搞搞小事情一不小心把组织搞大了然后就劫财刚执行完任务的逐梦之影信信最后邦邦人反被劫。

  活动了一下反在背后的手腕,被人推进小黑房子。
  “敢问阁下把我这个眼里只有塔的人绑过来做些什么”
  刘邦翘着二郎腿摸了摸怀里的狼崽的毛打量打量这
个被劫的人,看了看电脑上的资料。
  “啊韩信……幻影之鲲……这什么狗资料看不懂!”受不了长篇文字的刘邦一把摔了电脑把狼崽吓得躲到张良脚边。
  刘邦站起身来一把撤掉韩信头上罩的黑布恶狠狠地盯着“我可是个星际海盗,反正值钱的都拿出来。”
  韩信睁眼仔仔细细端详刘邦
  这个海盗长得……c,真合我口味……
  娴熟地解开手铐,趁人没反应过来一把扛起眼前的身体。
“诶诶诶!这发展不对劲!”
  “没有不对劲的海盗先生”韩信摸了摸刘邦的屁股“我也是个海盗呢。只可惜我是个独来独往的海盗”然后躲开张良的阻拦在人们吃惊的表情下把刘邦带走了。
  “不不不 这发展不对劲,放我下来啊!韩信!混蛋!”
  结果换来韩信重重地打了一下屁股。
  “叫我老公,媳妇儿。”